当前位置::首页》新闻资讯》会员资讯 》 正文
魏桥创业创始人张士平逝世,行业各界沉痛悼念,三大影像寄哀思!
发布:2019-05-28 13:27:00
  ·深切悼念·

  
 

  

  
 

  山东魏桥创业集团创始人,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张士平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19年5月23日17时03分逝世,享年73岁。

  张士平同志1946年11月出生于山东邹平,1964年6月参加工作,先后任邹平县第五油棉厂工人、车间主任、生产股长、副厂长等职。1976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1年担任邹平县第五油棉厂厂长,1994年担任邹平县魏桥棉纺织厂厂长、党支部书记,1998年担任山东魏桥纺织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2003年担任山东魏桥创业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2018年10月卸任山东魏桥创业集团董事长职务。

  张士平同志是第九届、十届、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被评为“山东省优秀共产党员”“全国劳动模范”,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张士平同志追悼会将于25日上午10点在山东邹平殡仪馆召开。

   

  5月23日17时03分,张士平走了。

  
 

  一个创造了纺织、铝业两大传奇的全球行业大佬,在山东邹平的病床上合上了自己那双睿智了一生的双眼。

  
 

  1946年11月生于邹平,2019年5月逝于邹平。

  
 

  张士平,山东魏桥创业集团创始人、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这个被誉为二十一世纪中国最传奇的企业家之一,至此结束了自己辉煌的一生。享年73岁。

  
 

  也许对不熟悉纺织行业的人而言,张士平的名字远没有他的企业享誉全球,但是在纺织圈里,张士平本人的影响力甚至远大于魏桥创业。

  
 

  张士平逝世的消息一出,大家纷纷对这一传奇人物的逝去哀婉痛惜,纺织人的朋友圈里几乎一片灰色,行业领导、企业家、曾经与张士平有过渊源的各路人士纷纷哀悼。魏桥创业官微发布了张士平逝世的讣告瞬间阅读过10万,评论数以万计,全是员工表达的哀思。

  
 

  

 

  

  
 

  滨州纺织行业协会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领导致电本刊记者,他说:“张总,不但是事业上的传奇,对朋友对魏桥做过贡献的人,他能把心掏给你。”

  
 

  这位曾近距离与张士平打过交道的人告诉记者:“1998年,张总通过我的大学老师找到了我,邀我加盟魏桥,共图发展,当时我舍不得放弃公务员身份,婉拒了。推荐了我的前妻,张总对她委以重任,这是他对我的知遇之恩。2003年我的大儿子不幸罹患白血病,张总拿了五万元钱让他的儿子张波去天津海光寺血研所找我,说这钱是爷爷给孙子看病的不是借给我的,危难之时,他拉了我一把,他的好,终生难忘。你感受过知遇之恩吗?如果有,你会一生感激他的。”

  
 

  这只是众多曾受张士平恩惠的人中的一个,从心底里对其逝世感到真切的悲痛。

  
 

  

  
 

  张士平是传奇,但是让人引以尊重的并不仅仅是他所创造的商业神话更是他散发着人性光辉的简单又朴素的待人之道。

  
 

  张士平是传奇,其拼搏实干,敏锐敢干的雷厉作风不仅带领魏桥创业从小到大,从大到强,更赢得整个行业的尊重。在其逝世的第一时间,孚日集团作诗表达哀婉之情。

 

  张弛有道——悼魏桥、宏桥张士平董事长

  一纺一铝,为国创业真志士;

  两桥两峰,与民造福慰生平。

  张士平创造了一个“魏桥帝国”:魏桥创业集团是全球纺织和铝业的双巨头。

  
 

  张士平走了,但是他对整个行业影响力越发熠熠生辉;张士平走了,辛劳一生的他为我们行业发展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回首众多采访张世平的稿件,从一件件生动而真实的事件中,我们仿佛看到了那个自信的老人近在咫尺,谈笑风生。

  
 

  

 

  张士平·影像之一

  初中文化 一手锻造商业帝国

  张士平出生在邹平县一个叫做魏桥镇的偏远乡村里,父母都是穷苦的普通农民。张士平说他最早的记忆就是饿肚子。他是家里的长子,在初中之后便停止了学业。为了担负起家庭的重担,张士平在魏桥镇小厂,从扛百斤重的棉花包开始。这样的工厂日子熬了17年。直到1981 年,张士平因为" 能吃苦、最勤劳" 被提拔为厂长,在滔滔黄河畔,开启了波澜壮阔的创业历程。

  
 

  邹平盛产棉花,棉油厂很多,他管理的棉油厂由县供销社主管,却是最烂的一个。“车间里头大小便都有,所有窗户没一块玻璃。”当时的主旋律还是计划经济,旺季一过,全厂就无所事事。这种情况下,张士平成为行业里的第一个走出去收购大豆、花生、棉籽加工油料的人。“1978年农村实行承包责任制,后来国家将农村成功的经验移植到企业中,干部能上能下,工人能进能出,工资能高能低;同时对企业放权让利,企业对新增收益的部分拥有支配权。我们就充分利用了当时的国家政策推进企业改革。”因此,张士平是全国第一个打破大锅饭,实施超定额计件工资制度的人。同时他还大力推动上门推销。工厂产能、销售呼呼呼地上来了。

  
 

  3年内,张士平就把这个乡镇作坊变成了全国油麻行业利润最大的工厂,也是全国供销工业的利润第一名。1984年创造了400万元利润,拿到了全国供销系统第一名!

  
 

  随后,全国棉花行业萧条,大量的棉花卖不出去,张士平决定自己搞纺织。1985年秋,山东棉花大丰收,“卖棉难”随之而来。在邹平县第五油棉厂,储棉仓库被全部占满,厂区也堆满了棉花,附近的菜地也经简单处理堆上了高高的棉垛。怎么消化大丰收的棉花?当时棉纱价格国家控制,棉纱染色织成毛巾后的价格却是放开的。张士平当机决断上毛巾设备!全厂200多名职工集资89万元,上了52台毛巾织机,昼夜不停到1986年5月毛巾厂建成,半年后实现盈利25万元。1987年盈利近200万元。3年下来,毛巾项目为企业积累下600万元利润资金。

  
 

  毛巾厂运行中新的问题又显而易见了:织毛巾需要棉纱,而全国范围内棉纱非常紧张。邹平县第五油棉厂通过多给滨州一棉棉花换取棉纱支持,但这仍是权宜之策。张士平脑海里萌生了企业上棉纱项目的念头。1988年5月,张士平正在北京参加培训,会上得到国家有1万纱锭指标的消息,令张士平喜出望外。

  
 

  张士平回忆:“织毛巾辛辛苦苦积攒的600万元刚刚够1万纱锭的各项投资。”项目1988年下半年筹建,1989年实现投产。由于一开始检测手段先进、标准化程度高,魏桥棉纱在1990年顺利实现出口。在日本,伊藤忠公司、日棉公司指名要魏桥的棉纱。由此打开了魏桥纺织的海外市场。

  
 

  在魏桥纺织大规模扩张发展之时,热能、电能严重供应不足。1998年,机遇悄然而降:国家出台政策鼓励有能力的企业发展热电联产的企业自备电厂。张士平在当地政府支持的5000万元公债支持下,又自筹资金5000万建起了企业的第一家电厂。紧随其后又上了印染项目,第二家电厂又开工。后来是自建电厂多余的电倒逼着张士平几经考察决定上电解铝项目。

  
 

  从成立毛巾厂开始,张士平陆续进入毛纤、纺纱和织布领域,一边向纺织加工大步前进,一边抓住国企改革的机遇,将油棉厂改制成了自己控股、国有参与的魏桥创业集团。张士平用强势到底的管理风格,盘活了这些老国企。不到一年时间,其改革下的滨州一棉利税增长44倍。其盈利率是国营纺织企业的10倍,人均劳效是国有纺织企业的5倍。下大血本整合,花大心思整改,只用10年时间,张士平就把魏桥的规模和成本做到了全国无敌手。而在中国加入WTO之后,魏桥的纺织品已经卖到欧美、日、韩东南亚,成为全球最大的棉纺织企业。

  
 

  多年之后的张士平自我调侃:“从纺织到电厂,到印染,再到扩建电厂,最后到电解铝项目,我们就像和面一样,面多了加水,水多了加面,最后发展到现在的局面。”而他始终是瞅准了市场,由市场决定“加水的量、加面的量”。他始终不认为纺织业是“夕阳产业”,因为“人类总要穿衣服!”

  
 

  全国工商联去年8月发布的2018年民营企业500强报告,魏桥集团位列第五位。仅次于华为、苏宁、正威和京东集团。此前,魏桥集团一直稳居民营企业500强前三位,只是在铝业产业去产能的大背景下,排名出现了下滑,但2018年的营收也接近2900亿元。

  
 

  张士平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一路披荆斩棘带领魏桥、宏桥坐上世界第一的头把交椅,在山东邹平创建了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商业帝国。

  
 

  

 

  张士平·影像之二

  简单哲学 做再大的企业也和卖青菜一样

  执掌13万员工的商业帝国,张士平的经营哲学却并不高深莫测,曾经很多企业家讨教魏桥集团驰骋商海的学问,张士平说,做再大的企业与卖青菜都是异曲同工的,低买高卖,中间不浪费。

  
 

  有一年,张士平发现煤炭采购环节出现问题,他一次性开除了20余人。后来,魏桥建立了700多人的检验团队,对每一车煤炭进行交叉对比检测,确保用煤质量。

  
 

  魏桥有一个特殊的早会制度,每天早晨6点半,该集团20余人的高管团队会聚集在一间会议室里面对面交谈。这样的场景已经持续了数十年,从未间断。许多事情在早餐会上定了马上就去落实。

  
 

  在魏桥,速度要快。集团几乎所有项目都是当年立项、当年施工、当年投产。一个21万千瓦热电机组,他们可以不到10个月就投产发电,比同行速度快1倍,而且投资仅为其一半。而公司旗下10个生产基地,更是一个超级快速反应的部队,可以按小时对市场需求进行快速反应。棉布、棉纱新品种,只需要两三天就打样出品。

  
 

  在魏桥,水准得高。张士平要做规模第一,但绝不搞低水平重复建设,要一开始就高举高打,做多少年也不会被淘汰的事情。当初大搞纺织工业,他们不惜血本,从日、美等国引进喷气织机、剑杆织机等顶尖设备,让魏桥不但是最大,也是设备最领先的棉防企业。进入到铝业,他们也是一出手就全球装备最先进。

  
 

  在魏桥,成本得低。张士平常常讲,一分钱要当一块钱花。魏桥能在三个亏损大户的行业持续盈利,其中最关键的就是成本低。多年来,魏桥的能耗、原材料消耗,以及“人耗”都是全行业最低水平之一。尤其人方面,魏桥的管理人员仅占全部职工的0.8%,年人均劳效达20万元以上,均居领先水平。魏桥的煤炭采购曾出现问题导致成本增加,张士平一次性开除掉了20个人。

  
 

  

 

 

  张士平·影像之三

  农民之子 朴素一身实干一生

  张士平曾接受记者采访时谈到,从邹平第五油棉厂到魏桥纺织到魏桥创业集团的扩张发展真正内因:“源于我自身的农民情结!”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的几次人山人海的招工场面令张士平内心难以平静:“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企业家,看到那么多农民渴望工作,都会扩大生产扩大就业!”到目前,在魏桥创业集团就业职工达十几万人。“这十几万人在企业买了房子安家,结婚生子,把老人从农村带出来照看孩子,带动近三十万人的生活质量提升!”只要谈到今天在魏桥创业集团就业的员工,张士平由衷地释怀和满足。

  
 

  张士平说,自己是党员,是企业家,始终坚决执行党中央的大政方针,坚决执行地方党委政府的政策和各项安排。张士平常用自己强烈的财富价值观来教育自己企业的骨干:怎么叫体现人的价值?你们都有钱,我钱最多,你们都属于社会上的富有阶层,但钱能顶什么东西?我认为真正能体现价值的最高层次就是干。你干得越多为社会造福越多,你就赚得越多。你干了,价值就实现了。

  
 

  他甚至警告自己企业的高管说:“你们可以支配的财富只有你们的工资和奖金”,公司里的每一分财产都是用来创造税收和造福十几万名员工的。

  
 

  张士平一直用一部200多块钱的手机,多次被媒体报道,据说他因为怕丢失或者坏掉后找不到同款,甚至还买了10台做备用。偶尔,张士平也会拿出一部iPhone手机拍照,iPhone手机的另一功能,是向旁人展示,上面的铝材来自魏桥集团。

  
 

  张士平日常出差,一般都是一个人拎上包就走,不带随从。张士平曾表示,他非常看不惯有了职位、财富或权势就带上一大班随从讲风头和排场的人。2015年的时候,张士平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我并不敬佩李嘉诚,我最尊敬的企业家是王永庆。我不擅长搞关系,也没必要搞关系。我10年前就下了决心,不进入地产和期货。

  
 

  张士平一生朴素,他的梦想是什么?他从未正面谈过,但是我们在魏桥创业官微置顶图片上看到这样八个大字——“为国创业,为民造福”,这或许就是他留给魏桥和宏桥最后的遗言。

最新资讯

必发娱乐